夜读丨王赤:从孤独里找到一束光